2000年台北國際書展,《星月》作者珍妮兒•肯儂以貴賓身分應邀來台,在一次聊天中,周逸芬和對方聊到「幽默圖畫書」的創作,聊著聊著,兩人都很好奇:什麼樣幽默的文字、圖畫,最貼近幼兒?自此,周逸芬常思考這問題,並希望從研究中找尋答案。但可能2~6歲小孩子的表達能力很弱,除了觀察外,很難從他們身上得到對事物的真正反應,因此國際上根本找不到相關的研究資料,來解答周逸芬的問號。 


即使以親子共讀的方式說故事給家裡兩個小孩聽,周逸芬還是無法找出答案,因為孩子喜歡聽她說故事,所以無論故事書內容好壞,他們都很乖很專注的在聽,根本分不出好壞高下。 

 

後來,周逸芬跑到幼稚園唸書給小朋友聽,這才發現,在團體中孩子的反應最自然。 

 

「在團體中唸故事給一群孩子聽的時候,他們的反應很自然,可以從他們的專注程度、笑的反應、還有一些肢體動作等等來評估,這本書是否貼近孩子的心智?是不是能引起孩子的共鳴?」周逸芬說。

 

 

從孩子的視野選書 

為了瞭解什麼樣的幽默圖畫書最能引起孩子的共鳴與青睞,周逸芬從千餘本中外圖書中挑選出近100本幽默有趣的圖畫書,每天到幼稚園,固定讀給三個不同年齡班級的小朋友聽,再觀察並記錄孩子們的反應。 

 

最後,根據孩子聆聽時專注的程度、笑的反應等,選出包含《大象艾瑪》、《老鼠弟弟的背心》、《大家來大便》在內,30本最受幼兒喜歡的幽默圖畫書。和英並取得其中12本的中文版權,規劃成「幼兒幽默圖畫書」系列出版。 

 

這一次,周逸芬真正做到蹲下來從孩子的視野去選書,許多在大人看來不甚為意的作品,它就是能抓住並貼近幼兒的心。幼兒所接受的肢體幽默與大人習以為常的口語幽默,這之間的呈現,相當不一樣。 

 

以《大象艾瑪》為例,很早以前周逸芬就聽過這本書,印象中,它在國際上很有名、很暢銷,但這在周逸芬選書的標準裡頭並不很重要,起初並無出書計劃。 

 

周逸芬說:「今天不是這本書讓我感動,而是實際到幼稚園唸給孩子聽,親眼看到孩子們對這本書的熱愛,與熱烈的反應,讓我深受感動,所以毫不猶豫的出版這本書。」 

 

 

成功出擊後的下一步 

包括《大象艾瑪》在內,和英出版的許多書都獲得小朋友、父母以及出版同業的好評,這也讓和英日漸成長、茁壯。 

 

公司從成立到成功出擊,面對和英的成長,周逸芬說:「我常常面臨抉擇,選擇單純?抑或選擇複雜?每次抉擇時,我都會捫心自問:『這就是我從高中時代就嚮往的出版工作嗎?』經過這樣的反思,每一次抉擇,我都選擇了單純。」

 

專注於編輯出一本本好書、專注於尋找最貼近幼兒的圖畫書出版,這是一直以來,周逸芬心中最單純的抉擇。

 

(輯錄自博客來網路書店)